莱斯特城启示录

他们提前2轮夺得了英超。心里很感动,这个世界不是铁板一块,不是赢者通吃,神奇的事情总在发生。

足球世界也是商业社会的缩影。足球俱乐部作为一个商业组织运行越来越规范,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,胜者赢得一切,输者一无所有。

金钱万能,豪门瓜分球星。豪门越有钱,越有人,越有人,越有钱。小球会很难逆袭。

他们的主教练拉涅利,外号“补锅匠”,执掌过豪门,但是竟然从来没有获得过冠军,英雄迟暮,需要证明自己。

头号射手瓦尔迪在2012年时还效力于英格兰低级别联赛,甚至白天都要去工厂打工,晚上才有时间参加球队训练。

中场核心,今年英超的MVP马赫雷斯,在苏格兰联赛试训,受不了冷,直接骑着自行车逃跑到机场。

总之,莱斯特城队就一支东拼西凑的球队,聚集了来自阿尔及利亚、奥地利、牙买加、日本的一批“非主流”球员。赛季前莱斯特城全队的身价不过6500万英镑。而打造这支队伍,他们实际只花了2700万英镑,甚至还不如今年中超的球队财大气粗。而作为对比英超上年度排名前四球队的平均身价,都超过了4亿英镑。

这个世界上,充满许多不如意的事。我们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痛苦与苟且,有着诸多的失意,都可以去莱斯特队里去找到自己的影子。

当然,莱斯特城的胜利还有机缘巧合。正好列强“大姨妈”同时来了,都在调整期中。

切尔西夺冠后迅速堕落;曼联、利物浦处在重建期间;曼城伤兵满营又遇到换帅风波,军心不稳。

在我们这个越来越不确定的社会里,组织、企业、强人都有“玻璃人”的倾向——强硬但却易碎。

曼联习惯了弗格森弗式运转,老佛爷退休之后,陷入了漫长的动荡期。穆里尼奥铁腕治队,但如果穆里尼奥失去了更衣室的控制权,就会土崩瓦解。

这几天被吊打的百度也是这样。百度“打败”过谷歌,狙击过许多后来者。硬把百度拉下马很难,正如硬攻俄罗斯。拿破仑的征程止步于沙皇俄国,希特勒的征程止步于苏联。但不用千军万马,沙皇俄国与苏联自我消耗,气数已尽时,都是一推就倒。

一个球队,一个企业之所以成功,一定是找到了一条成功之路,在这条路上攻城掠地屡试不爽。于是,他们相信这条道路一直走下去,会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。他们不愿意相信,任何一条成功的道路,它不是一条永远上升的曲线,而一定会有顶点,然后还会下行,终点一定是失败在那里狞笑着守候。

但是我们的“胜利者”已经那么迷恋与依赖这条路了,以至于愿意“一条路走到黑”。如何从这条胜利的曲线上找到脱离的关键点至关重要。这也是英国管理大师查尔斯?汉迪所阐述的“第二曲线”的要义。

汉迪的“第二曲线”理论,即把从拐点开始的增长线称为“第二曲线”。任何一条增长曲线都会有一个抛物线的顶点,持续增长的秘密是在第一条曲线消失之前开始一条新的曲线。在这时,新曲线会有足够的时间与空间来度过它起初的探索。

这就是成功的悖论和曲线逻辑:使你达到现在位置的东西不会使你永远保持现在的位置,如果你过度相信和依恋导致你成功的逻辑,那么成功的逻辑必然会把你带向失败或平庸。持续地按一种路径“追求卓越”的曲线,恰恰是一条“追求平庸”的曲线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